TOP

郭正谊:与邪魔外道斗我 其乐无穷
2018-01-21 14:37:51 来源: 作者: 【 】 浏览:501次 评论:0
郭正谊:与邪魔外道斗我 其乐无穷
http://bbs.xungyy.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33125&fromuid=3
(出处: 迅哥有约)

编者按

  作为最早觉察并揭露“法**功”罪行的科技界人士之一,郭正谊被“法**功”媒体冠以“凶神恶煞”之名。1999年4月,他与任继愈、何祚庥、杜继文、李申、段启明等五位知名学者共同起草了关于“法**功”邪教本质的揭发材料,并及时呈送中央。随后,郭正谊和其它六位专家组成“法**功”类图书审读小组,全面系统地对李洪志的书籍和有关“法**功”资料进行审读,并作出深入的分析和批判。后在此基础上编写了《现代谎言——李洪志歪理邪说评析》。

  那么,他是怎样走上科普之路的呢?他和“法**功”等邪教组织之间又有哪些精彩的斗争故事呢?

  儿时的一本书、一件事,往往会影响一个人一生的爱好与前途。《白纸黑字》就是郭正谊小时候最喜爱的一本书。另一本书是父执辈送他的《法布尔科学故事》。

  这两本书,都是世界科普名著。它们的译者董纯才先生,彼时正与陶行知先生一起搞“科学下嫁运动”,也就是科学普及运动:请科学走出象牙之塔。而介绍国外优秀科普作品,就是这个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

  这些,都对郭正谊后来走上科普之路产生了深远影响。

  与科普结下不解之缘

 

 

 

叶至善先生位于东四八条家中相聚(座者叶至善,站立者从左至右依次为陈祖甲、郭正谊、赵之、陶世龙)

  谈起郭老的科普活动生涯,甚至可以追溯到他的中学阶段。

  新中国成立初期,科学气氛很浓厚,群众学习科学的热情也很高。北京劳动人民文化宫备有天文望远镜给群众免费观看星星月亮,人民科学馆还经常组织专家学者为大众做科普报告。郭正谊和几个志同道合的同学自发组织了“爱因斯坦小组”,周末干劲十足地跑到清华一些老先生家中去问三问四。老教授们耐心的接待,更是鼓舞了这帮小家伙的科学热情。

  1951年,郭正谊顺利地考上清华大学化学系。也许是因为反哺的思想,郭正谊总认为,应该把学到的科学知识再传播出去。所以,从大学开始,他一直就把科普当作应尽的第二职责。

  在清华,郭正谊首先是加入了“清华天文学习会”,在著名天文学家戴文赛先生的指导下,学习研讨天体物理学及天体的起源和演化问题,也学习了科普的手段和方法。1952年,郭正谊还和一些天文爱好者发起成立了“北京大众天文社”,这是一个以中学生为主体的天文爱好者团体,郭正谊作为北京大众天文社的秘书,带领社团搞了不少活动。

  1956年,郭正谊开始给《科学大众》、《中国少年报》写稿,为《科学小报》当顾问,从此开始了他的科普创作生涯。至今回忆起来,郭老觉得这是他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虽然还是个学生,干起事情来却很得心应手,因为方方面面都大开绿灯非常支持。  

  走上专职科普之路

 

 

 

  1981年,郭正谊由北大化学系调到新成立的中国科普研究所任副所长,开始专职从事科普研究工作。也是在这时候,郭正谊才认识到科普工作的不易。“教书是懂七分讲三分,搞科普是一桶水才能给人一杯水。”  

  在当时的中国社会,破除封建迷信是当务之急。但郭正谊在从事科普工作的过程中,深刻地感受到来自两方面的困难。

  一方面是当时有一种论点说:科普也要直接为经济建设服务,于是初级的技术推广,如养鸡、种蘑菇竟成为科普的主要工作,甚至还说首先是致富,富了自然就不会迷信了。郭正谊说,事实上,正是在这种指导思想下,轻视了精神文明建设这一重要阵地。

  另一方面,80年代初,中国封建迷信又开始抬头,而且还以一种伪科学的面目出现,即“科学”去解释鬼神,与科普争夺阵地。而国外输入的占星术和所谓的外星人(即变形的新上帝)给地球带来了文明,也打着“科普”的旗号流传甚广;更有甚者是一批江湖骗子,打出了“特异功能”的招牌四处招摇撞骗。

  郭正谊在文章中写道,这就是80年代科普的现实。虽然经过多次的社会调察、揭露和大声疾呼,然而封建迷信势力是从农村包围城市,势不可当,并发出“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感慨。

  与邪魔外道的斗争

 

 

 

忘年之交的反伪科学“四大恶人”(从左往右:司马南、于光远、何祚庥、郭正谊)

  而这些邪魔外道,也从不放过各种攻击的机会。1982年,郭正谊在《中国青年报》上发表了“兀之谜”,揭露大金字塔之谜真相,立即收到一批骂人的“读者来信”;1990年,郭正谊接受《北京晚报》采访,揭露张香玉的“宇宙语”是胡说八道,结果也是收到一麻袋谩骂的“读者来信”……

  1990年8月10日,郭正谊组织召开了揭露伪气功的新闻发布会,同时编辑了《气功与伪气功》一书。在中国,这是第一次向伪科学、伪气功公开挑战。不出意外,在这之后,郭正谊的家中匿名电话不断,匿名信也来了不少。那些“气功师”们说要集体发功,使郭正谊全家“求生不得,求死不得”。

  但面对这些诅咒,郭正谊并不在意:“这么多年都过去了,我们全家还是过得好好的,而且越来越好。”他还在文章中写道:当时,有人劝我,说你看王海打假,名利双收,而你反伪,什么也得不到,而且越反越多,碰上黑社会说不准还把命搭上!还有人不无讽刺地说准备给我发一个“螳臂挡车奖”……

  但郭正谊说,自己既然是专业搞科普的,要求真就得反伪,这是一种社会职责。他甚至自嘲道,“我这就叫做‘自寻烦恼、自讨苦吃、自得其乐’。”

  1994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发文禁止各级领导干部搞封建迷信和提出加强科普工作,郭正谊和他的同道受到了极大鼓舞。郭正谊决心和伪科学斗争到底,不能眼睁睁看着伪科学闹腾。

  “居然还把很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都拖下了水?!”这是郭正谊心口的痛。此后,他克服重重阻力,从打“邱氏鼠药案”官司、揭露“水变油”骗局开始、再揭社会上招摇撞骗的“大师”直到与“法**功”邪教的斗争,越干劲头越足。他自己甚至说,“真是与邪魔外道斗,其乐无穷!”

 

  2012年10月21日,郭正谊去世,享年79岁。(责任编辑:力枫)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上一篇关于组织开展推选学雷锋志愿服务.. 下一篇关于宗教界积极参与反邪教工作的..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copyright ©2012 Xung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5028002号  迅哥有约  版权所有
网站地址:江苏省宿迁市洪泽湖东路8号  联系电话:0527-82168048

苏公网安备 32131102000247号